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船载支援 >

洪水中的内衣名城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2:3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嘈杂繁忙的324国道横穿广东汕头陈店镇,匆忙滚过的车轮轧过散落在路面上五颜六色的内衣肩带金属环。这座内衣名城此刻却无法斑斓,因为一场肆虐的洪灾。

  抗洪抢险已近一周的汕头牵动各界关注,当地潮南区是目前广东省唯一未能排除内涝的受灾地区,该区下辖的陈店镇则是“灾区中的灾区”。本地小伙子周潮生还记得国道两旁平时的繁华景象:各种内衣配件商店、电子配件厂、塑料花厂一家挨着一家,车辆川流不息,生意红火。眼下,当地最深水位仍有半米左右,补给甚至依赖直升机空投。

  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实地采访发现,洪灾不仅重创了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,亦对这座聚集服装面料和电子等产业的营商重镇构成了冲击。

  8月21日,陈店镇一家销售花边的门店,一个中年男人沉默地往外扫着水。三天前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淹没了他赖以生存的店铺。

  对于很多汕头市潮南区居民来说,本月17日开始蓄势、18日深夜暴发的那场洪水犹如一场噩梦。据广东省民政部门核报,8月14日至8月21日,该省19个地市、90个县(市、区)先后遭受洪涝灾害,截至8月21日上午11时,全省共有799.12万人受灾;直接经济损失127.36亿元。作为重灾区,汕头官方通报的死亡人数达到6人,受灾总人口超过78万人,共转移受灾群众13.33万人。

  面积仅为28平方公里的陈店位于汕头市潮南区和普宁市的交界处,是汕头市西部工业、商贸窗口,被称为汕头的“西大门”。该镇境内全部是平原,地势平坦。这也是陈店此次遭受洪水肆虐的原因之一。

  陈店人口十分密集、产业集聚,面积仅占潮南区4%左右,而人口占比超过10%。本报记者在当地看到,这里的街道较窄,两旁密密麻麻排着许多楼房和平房,还有许多潮汕地区的特色建筑“下山虎”,这种建筑由于只有两米左右高,被洪水没过,只留出屋顶的尖角。

  洪水退去之处,皆留下洪水肆虐的痕迹:居民家墙上的水渍、街边剥蚀的“牛皮癣”广告、脏污不堪的小车。

  各方齐力抗灾救援,但在许多地方,洪水仍未退去。一名参与救援的民间组织成员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仍有许多村庄被淹没在深水中,这些区域往往是救援的“盲区”,有些太危险的地方得由政府救援力量进入,自发组织的民间救援队只能在积水相对较浅的地方发挥救援作用。由于受灾人数较多,一些被困高楼或受灾程度稍轻的民众就地安置,低洼地带或生病灾民则先行救出另行安置。

  周潮生告诉本报记者,由于自家地势较高,目前已将数名亲友安置家中。多名受灾居民表示,目前家中已经停电,缺水严重,食物也即将告罄。官方通报显示,陈店全镇因停电导致通讯中断。

  潮南区一边组织抗洪抢险,一边调动各方力量,妥善做好转移群众的生活。8月20日又发送食用物资4.22万公斤、矿泉水17320箱。民间自救亦在同步进行。本报记者路过一个居民区,几十名灾民等候在一户民居外领取食物和饮用水。“这是本地一名富裕居民自己掏钱买来发给周边乡亲的。”一个抱着一箱饼干的中年男子告诉本报记者。

  本报记者沿着324国道走了两三公里,沿途的村落仍是重灾区,一路上偶尔有临时停靠的货车在免费分发物资,两旁的村落中不时有人从齐腰深的水中走出,领取食物和水。自发前来支援的年轻人用橡皮船载满食物和饮用水走向水深处。住在附近受灾较轻的群众也自发分发自家的食物。

  救援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由于食物和饮用水难以保持足够清洁,小孩容易生病,灾区急需肠胃药等日常用品。

  国道旁一家大米批发店里,几名中年男子正在搬大米。米店老板指着旁边堆成小山的100多吨大米说,这些大米被洪水浸泡已经发臭,只能拉去喂猪,损失差不多100万元。

  另一名路过的居民告诉本报记者,他看到一家养猪场被冲,很多头猪漂浮在河上,也已经开始发臭。

  一名车主愁眉苦脸地站在国道旁,旁边是他已经不再风光的“心头好”宝马车,这辆价值50万元的宝马车才开不久,经过两天的浸泡,车内已被污泥与垃圾占据。“保险公司不给赔,你说怎么办?”他对本报记者抱怨。除此以外,他的两家电子厂也受损严重。

  陈老板在324国道边经营一家花边布料门店,产品多用于内衣生产。陈老板用“全军覆没”来形容自己的损失,他称,门店损失预估在40万元左右。除了经营门店,陈老板还开有一家工厂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的工厂现在仍然无法进入。

  他的朋友也多从事内衣生产。据其透露,他们中的许多人难以联系上,“很多人手机停机了,内衣厂那边状况很糟糕,停水断电。”当地一些内衣厂仍有女工被困。

  陈店全镇有大小内衣企业2000多家,较具规模的厂有近百家。内衣厂集中在溪口、沟湖、草尾等几个村,当地救援人员告诉本报记者,那里的水至今仍有一米多深。

  内衣是汕头市潮阳区和潮南区的支柱产业,谷饶镇、两英镇、峡山镇和陈店镇则是四大针织内衣名城,以两区四镇为基础的汕头内衣产业集群,是我国最大的针织内衣、家居服和内衣面辅料、内衣配件原产地之一。有行业数据估计,中国平均每十个女性中就有一个人穿的内衣产自潮汕。

  据汕头海关统计,1~7月份,汕头市企业出口29.3亿美元,同比增长2.8%。其中,当地服装及衣着附件产品出口额达到8.57亿美元,同比增长5.7%,是仅次于机电产品的第二大出口产品(后者为8.68亿美元)。

  在位于一家酒店六楼的陈店文胸协会办公室里,本报记者见到了刚从救灾现场回来的协会秘书长林欣良。

  他苦心经营二十多年的内衣厂也不能幸免,一楼全被淹没,机器全都泡在水里不能使用,近两百规模的员工,本地人各自回家,外地员工则被安置在一些学校里。

  “买新的(设备)从头再来。”当被问及今后怎么办时,他如是回答,“至于恢复生产,至少要等到一个月之后了。”

  之前接下的订单,不仅要退回已经收取的30%定金,还要按30%的比例进行赔偿。说到这里,林欣良摇了摇头。

  2004年12月,陈店被中国纺织工业协会、中国服装协会、中国针织工业协会评为“中国内衣名镇”。除了内衣产业以外,陈店还有电子电器、塑料丝花等支柱产业。

  这里的内衣文胸业,目前已形成了颇具规模的产业集群:全镇织布、绣花、花边、肩带等配套工厂近百家,“从锦纶、涤纶进入陈店就能制成内衣文胸”,林欣良说,全镇从事内衣行业的人员大概有八九万。

  林欣良告诉本报,内衣产业比较特殊,机器再先进也需要人工,生产有三十几道工序,每道工序都要人工和机器一起做。所以转型升级也没那么容易。

  他说,长期以来,陈店镇大多数生产企业多以家族生产和低端加工为主,起点低规模小,各自独立经营,行业没有形成合力。现在也面临巨大的压力。

  眼下,由于全国内衣市场基本被连锁店和网购所抢占,而一些原来做自有品牌的内衣厂家市场份额不断萎缩,用林欣良的话来说,一些工厂最后不得不为连锁店做贴牌。由于潮汕地区城市公共设施相对落后,职业经理人常常换,留不住人才。

  8月20日,汕头市委、市政府连夜召开抗灾复产工作会议。当地各大产业受灾损失有待进一步评估。和陈店一样,纺织服装业也是汕头全市的支柱产业,2012年规模以上产值超过470亿元(全市生产总值1415.01亿元),其次是化工塑料业和工艺玩具业,规模以上产值分别达到348亿元和240亿元。

http://clinsights.com/chuanzaizhiyuan/69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