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创造战机 >

大兵团作战的指挥艺术

发布时间:2019-07-31 18:1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解放战争时期,粟裕作为战略区指挥员,每酝酿筹划一次战役或战略行动,都是从华东战局甚至全国战局着眼,结合作战地区的客观实际,全面权衡利弊,既考虑到完成任务的主客观条件,又预见到作战行动的后果给战局带来的影响,使每个战役行动都有利于战争全局,有利于总的战略意图的实现。1947年5月,在军以24个整编师、45万余人对山东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时,华东野战军进行了孟良崮战役,选歼整编第74师这个强敌,就是首先从战略上考虑的。粟裕认为,歼灭整编第74师,可立即挫败敌人的战略企图,迅速改变战场态势,获得最有利的作战效果。因为该师是蒋介石手中的王牌,全部美械装备,又经过美国军官训练,具有相当高的指挥、战术、技术水平,是蒋介石嫡系中的精锐之师,曾被誉为“荣誉军”、“御林军”。把它消灭了,将给敌人实力上、精神上以最沉重的打击,将宣示人民解放军既能歼灭整编第74师,还有什么敌人不能消灭呢?为了实现这一战略意图,他不受“先打弱敌,后打强敌”的束缚,不是首先从弱敌打起,而是直接向敌人最强的主力开刀。以中央突破反中央突破,出其不意,“猛虎掏心”,从敌人作战阵势的中央楔入,切断对我威胁最大的中路先锋整编第74师与其友邻的联系,经过三昼夜激战把整编第74师全部歼灭。孟良崮战役的胜利,在战略全局上的特殊意义在于:一是打击了当时军最强大的和几乎是唯一的进攻方向;二是打击了军的最精锐部队;三是这个打击出现在全解放区全面反攻的前夜。这一胜利,彻底粉碎了敌统帅部的“鲁中决战”计划,严重挫败了敌对山东的重点进攻,极大地震动了军内部,有力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胜利信心,配合了陕北及其他战场上的胜利攻势。

  在战争中,选择作战目标,是指挥艺术的基本功。打强敌或者打弱敌,是指挥员对敌我双方军事、政治、经济情况和地理、气候条件分析的结果。在通常情况下,“先打弱敌后打强敌”,或者说“拣弱的打”,是一条重要原则。粟裕一方面遵循这一原则,一方面又不把它看成是一成不变的东西。他说,“选弱敌打,这是我军常用的一条原则。但有时为了迅速改变态势,扭转战局,我们也在有把握或既有一定把握又有一定风险的情况下先打强敌。这样的决心也并不少见。”除了前述孟良崮战役外,1940年10月黄桥战役歼灭顽军最强的独立第6旅,1947年1月鲁南战役歼灭敌整编第26师和第1快速纵队,都是在敌重兵集团中先打强敌的战例。其中鲁南战役歼敌两个整编师和一个快速纵队,首先被歼的整编第26师,是军中全(90页)部美械装备的主力师。第1快速纵队是美国与合建,由美军装备和训练,并在印缅战场对日军作过战的部队,称它是“国军精华”。华东野战军先打这个强敌的依据,正如粟裕所说的:首先是和指示要在鲁南作战。如果在鲁南打一个大歼灭战,鲁南巩固了,以后我军南下北上或西进,都会取得行动的自由。其次是战争正在向解放区纵深发展,歼灭该敌,就可以打破敌人的包围圈,使山东、华中两大野战军汇合,实现华中、山东两个战区的统一作战,进一步集中兵力,开辟战场,调整布局,为尔后在山东战场作战和把运动战、歼灭战推向更大规模创造良好条件。第三是我军虽有不利因素,但有利条件更多,优势在我军方面,特别是战役一开始即可集中27个主力团打敌整编第26师和第1快速纵队6个团,是绝对优势,可以实现战役上的以多胜少。最后是该敌孤军突出,态势不利,而且与其它敌军有矛盾,在它受攻击时,有很大可能不会来援。战役的结果证实了粟裕的上述分析是完全正确的。

  关于作战地区的选择,粟裕认为,也是打胜仗的条件之一。他在选择作战地区时,有时选在根据地前部,有时选在纵深,有时选在山区,有时又选在平原地区。但不论选在哪里,都是依据战略意图、敌我双方的情况和当地的政治、经济、地理条件而定的。解放战争开始时的苏中战役,是初战。通常情况下,在强敌进攻面前,应实行诱敌深入,把歼敌战场选在解放区腹地。而粟裕却把战场选在苏中解放区前部。粟裕说,这“是从战争初期的作战任务出发的,又是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条件的。”首先,华中解放区的存在,是抗日战争中广大军民浴血奋战的结果。面对军的进攻,不打几个胜仗就放弃大块土地,对广大军民是不好交待的,对士气民心;将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,对当时的土地改革更为不利。其次,迎击军的进攻,华中解放区在总体上是有准备的,但和平麻痹思想也有所滋长,战争准备发展尚不平衡,需要有一定的时间来完成各项转变,这也需要在根据地前部作战以作掩护。三是苏中战役要起战略侦察作用,必须在根据地前部作战才能迫敌提早实行战略展开,暴露其战略意图。粟裕分析在解放区前部作战的必要性的同时,也分析它的可能性。他指出:“战争不是一厢情愿的事,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有没有条件。我们认为,战争初期在苏中解放区的前部作战又是完全有取胜的条件的。”这些条件是:第一,苏中解放区前部的人民群众,具有顽强战斗的传统和丰富的作战经验,而且人口众多,物产丰富,水运便捷,支前工作健全。第二,华中主力部队在这一地区打仗的时间较长,有丰富的水网、半水网地区作战经验,军政、军民关(91页)系密切,同地方武装和民兵相当协调。第三,敌人恃强,以为在其大军进攻时,我必不敢撄其锋,我军恰恰在此时此地主动向其反击,必可得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他根据上述分析,定下了在苏中解收区前部作战的决心,并实现了七战七捷。

  创造和捕捉战机,是指挥艺术中的一个关键问题。运用计谋造成敌人的错觉,逼迫敌人就范,不仅需要智慧和胆略,而且还需要积极与主动。粟裕在战争中既善于捕捉战机,更长于创造战机。例如豫东战役,就是粟裕根据战场形势的变化,毅然放弃原定作战方案而进行的一次重要战役。在豫东战役之前,预定的作战计划是由粟裕率部南渡黄河,会同仍在外线作战的部队在鲁西南地区歼灭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5军。但此时华东野战军主力尚未集中,阻援兵力不足;原定作战地区狭窄,不便于大兵团机动作战,而且离黄河较近,处于背水作战的状态。为此,粟裕又设想了一个先打开封,后歼援敌的方案。他认为开封是当时的河南省会,我攻开封敌人必援,便于在运动作战中创造战机;开封守敌孤立,战斗力较弱;作战部队有攻城经验,攻克开封较有把握。当粟裕率部渡过黄河之后,敌集中9至11个整编师急速增援,粟裕当机立断,放弃歼敌整编第5军的计划,迅速定下转向豫东作战的决心,战役第一阶段仅用5个昼夜即攻克开封,全歼守敌。战役第二阶段着重于寻歼援敌。为分离邱清泉和区寿年两兵团,粟裕;将部队分为两路,一路诱敌邱兵团南下,一路隐蔽待机,寻歼区兵团。待敌两个兵团拉开距离之后,诱邱兵团的一路突然回头东转,改诱敌为阻敌;一路突然包围并歼灭了区兵团。粟裕捕捉和创造战机,不但在实践中运用的得心应手,而且有许多精辟的论述。他曾说,要打胜仗,很重要地是靠指挥员的指挥艺术,靠指挥员的主观能动作用。而指挥员的主动性和灵活性,又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捕捉和创造战机方面。战机不是“守株待兔”可以得来的,不是自然出现的,而是通过指挥得当,诱使敌人因应而动创造出来的。所谓创造战机,就是制造敌人的混乱,制造敌人的疑虑和错觉,暴露敌人的缺点、弱点,使敌人犯错误。他还说,要做到这一点,“就要求我们的指挥员充分了解和正确判断敌人的各方面情况,包括敌人的兵力、武器装备、军事素质、士气,以及敌军指挥官的指挥能力和作战个性。所谓作战个性,就是说,他在作战时是猛打猛冲,敢于打硬仗的,还是巧于智谋,能够随机应变的,或者是懦弱胆怯,犹豫多疑的,等等。要善于根据敌人指挥官作战的不同特点,采取不同的对策和打法。”

  粟裕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另一个特点是,无论在什么时候,也不管处在何种强大的敌人面前,他从来无所畏惧,敢于同大敌强敌作战。抗日战争初期,顽固派韩德勤,担任江苏省政府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,苏北地区归他指挥的军总兵力有16万人,其中属韩德勤系统的约8万人,号称10万。韩德勤还与日寇信使往来,狼狈为奸。1940年10月,韩德勤指挥顽军3万余人,向黄桥地区新四军7000余人发动进攻。在大敌进攻面前,粟裕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全部情况之后认为,在当时的形势下,“不仅在战略上,而且在战役、战斗上也要以少胜多。”并决心“采取以黄桥为轴心、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”歼灭进攻之敌。粟裕只用四分之一的兵力守卫黄桥,以四分之三的兵力作为突击力量。当进攻之敌逼近黄桥时,突击部队突然进行反击,首歼顽军1个主力旅,再歼顽军1个师,最后又歼顽军1个军部和1个旅,共歼1万余人。黄桥决战的胜利,导致新四军完成挺进苏北、夺取抗日领导权的任务。解放战争时期的豫东战役,华东野战军参战兵力约20万人,而敌军参战兵力达25万余人,其中包括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第5军和3个快速纵队。粟裕以其特有的坚强决心和高超的指挥艺术,率领外线兵团在河南东部的广阔战场上,同敌人进行了一场持续20昼夜的大规模的战役决战,其艰苦、紧张的剧烈程度是空前的,超过华东野战军以往进行的各次战役。当战役第一阶段胜利结束后,是否按原定计划进行第二阶段作战,当时存在两种意见,粟裕坚决主张连续作战,在睢杞地区歼灭区寿年兵团。粟裕号召部队“咬紧牙关,坚持下去”,继续投入新的战斗。经过两阶段作战,共歼敌9万余人。在淮海战役中,在和总前委的领导和指挥下,粟裕直接指挥华东野战军的36万余人,在中原野战军的配合协同下,歼灭敌人4个兵团计44万余人,又一次创造了战役上以少胜多的范例。粟裕不仅敢打大敌强敌,而且善于组织指挥部队连续作战。如苏中战役连续打了七仗,历时一个半月;鲁南战役连续打了两个阶段,历时18天;豫东战役连续打了两个阶段,历时20天。粟裕敢于打大仗、硬仗和连续作战,是因为他有非凡的智慧,超人的胆略和坚韧不拔的精神,使强敌大敌也摆脱不了被歼的命运。

  粟裕在战略指导上,善于洞察全局,因势利导,变不利为有利,变被动为主动,使战局向着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的方面发展。1947年9月鲁西南沙土集战役之前,外线出击部队在鲁西南的处境是相当困难的。7月1日,华东野战军为配合刘邓大军于6月30日开始的战略进攻行动,以5个纵队分别向鲁南和泰安、兖州出击。8(93页)月初,两路出击部队会师后进入鲁西南地区。这时敌人调集5个整编师和8个旅与我4个纵队纠缠。华东野战军由于从内线转到外线,离开根据地作战,物资供应和伤员安置都很困难。又逢连绵大雨,洪水遍地,桥梁倒塌,人员、马匹、重武器长时间浸泡在齐腰齐膝的泥水中,行动十分艰难。,敌人多路围追堵截,空中有飞机轰炸扫射,地面有追兵近距离尾随,部队吃不上饭,睡不好觉,战斗减员严重,思想也比较混乱,对战略进攻产生怀疑,有的指挥员对无后方作战缺乏信心,有人说:“反攻,反攻,丢掉山东”。9月初,陈毅、粟裕率两个纵队渡黄河南下,与在鲁西南的4个纵队会师。粟裕分析了当前敌我双方的情况,提出作战方案,经陈毅同意之后,下达了歼灭敌整编第57师的命今,并立即召开纵队领导干部会议,找外线部队的一些领导同志谈话统一思想。粟裕在会议上明确指出:“只有打,才能有力地配合刘邓:只有打,才能扭转现在的被动局面;只有打,才能得到补充;只有打,部队才能得到休整;打好了,鲁西南根据地就能重建起来。”在统一了干部的思想认识之后,又周密地组织各部队的协同动作。9月7日沙土集战役发起,至9日就将整编第57师全歼。这一仗打得干净利索,扭转了华东野战军在鲁西南的被动局面,恢复了鲁西南根据地,为向豫皖苏进军打开了道路,迫使敌人从大别山和山东内线个整编师驰援鲁西南,有力地配合了刘邓大军和山东内线部队的战略行动。粟裕在总结从被动中夺取主动的经验时说,变被动为主动的关键,是处理好走和打的关系。“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”,这是对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的高度概括,是避免被动,保持主动的重要原则。这个原则运用起来颇不容易。打得赢就打,还比较好办一些,打不赢就走,却不那么容易,因为有个走得了走不了的问题。一支游击队还好办,一个大兵团却不好办。大部队天天被敌人咬住尾巴,被迫打掩护战、撤退战、遭遇战,不但供应补充困难,士气也受影响。这时要处理好走与打的矛盾,关键是要打个好仗。在敌人前堵后追,对我实行分进合击时,我们可以逐步地把兵力向弱敌方向转移,集中优势兵力,坚决果断地打掉他一路,敌人就不那么轻进了,间隙就大了,我们的自由就多些了。这时指挥员的分析、判断和决心起主导作用,如果指挥得当,就可以从被动中夺取主动。反之,如指挥不当,不但不能夺取主动地位,接下去就可能是失败。

  大兵团作战,撤出战斗、撤离战场,特别是打了硬仗、恶仗之后,能否顺利地撤离战场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环节。粟裕说:“它不仅关系到与下一步作战任务的衔接,而且直接影响战役本身的成果。战役打得很好,如果转移不当,也会转胜为败;反之,战役进行得不顺利,但转移得当,就可以减少损失,改变不利态势。”例如豫东战役,攻克开封和歼灭了大量援敌,已经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战役目的。这时,部队经过连续半个月的恶战,减员相当大,十分疲劳,下一步主要是怎样组织部队撤出战斗,撤离战场。当时,敌黄百韬、邱清泉两兵团仍由东西两面对攻,胡琏兵团也正由南向北逼进。为了在三面援敌的夹攻之下,将大批伤员和军用物资运走,使敌人不敢尾追而来,粟裕决定先声夺人,在歼灭被围残敌的同时,给增援积极、战斗力较弱、而又立足未稳之东路援敌黄百韬兵团以歼灭性打击。经三昼夜的激烈战斗,既歼灭了被围之区寿年兵团残部,又歼灭了黄百韬兵团3个多团。在与敌脱离接触时,惊魂未定的黄百韬兵团,一动也未敢动。邱清泉兵团在遭到回击后也未敢再进。而我军却在多路援敌逼近的情况下,一下子跳了出来,进入预定的休整地区。当敌人查清情况时,我军已休整一周,并开始了进行济南战役的准备工作。

http://clinsights.com/chuangzaozhanji/354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