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创造战机 >

二、耍龙灯以创造战机

发布时间:2019-06-01 16:4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。”这是苏洵《心术》中的名言,粟裕将它视为座右铭,一直牢记于心,并运用于实践,也可以说是他举重若轻、指挥若定的大将风度的生动写照。

  面对强敌如云的严重形势,粟裕沉着应对。他认为,敌人在兵力上占有很大优势,战略战术也有所改进,有利我的战机相对减少。但是,敌人存在着不可克服的矛盾。在内部关系上,存在着嫡系与非嫡系、主力与非主力、中央军与地方军、上级与下级、官与兵之间的诸多矛盾。在作战中这些矛盾必然会表现出来,想要达到指挥和行动上的集中统一、步调一致是不可能的。蒋介石依仗其强大兵力,企图尽快与我军决战,而他的战场指挥员力求保存实力,乏勇怯战,一与我军接触,立即收缩靠拢,甚至见死不救。这种情况,给我们利用对方矛盾,创造战机,提供了客观条件。从这种实际情况出发,华野前委决定坚持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,决心同敌人进行几次大的较量,动员全军立足于打大仗、打硬仗、打恶仗。在敌人重兵进攻开始阶段,则采取持重待机的方针,发挥我军优势,利用敌人矛盾,以积极主动的作战行动,吸引敌人,调动敌人,疲惫敌人,迷惑敌人,审慎地观察战场形势的细微变化,分析掌握敌人的行动规律,能动地创造和捕捉战机。如条件具备,就坚决歼灭之;否则,就改变和放弃原定计划,绝不浮躁轻战。

  从4月初到5月初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陈、粟指挥华野主力,利用在解放区腹地的有利条件,同在鲁南和沂蒙山区周旋,时南时北,忽东忽西,欲擒故纵,避实击虚,而将部队始终集结于便于机动作战的位置和主动地位。陈毅把这种战法形象地比喻为“耍龙灯”:我军挥舞彩球引逗,军好像蟒龙一样回旋翻滚。以此种办法调动敌人,迷惑敌人,疲惫敌人,以创造战机。

  华野原计划歼击由陇海线北进之汤恩伯兵团的整编第七十四师,派三个纵队南下陇海路东段。汤恩伯发觉陈、粟企图,不仅不派兵回援,反而把两个军调到临沂,队形更为密集,使华野部队难以分割聚歼。陈、粟随即改变计划,绕到刚调至山东战场的王敬久兵团侧后,抓住其左翼薄弱环节,攻击占据泰安的整编第七十二师。

  该师是具有几十年历史的川军主力,日美混合装备,富有山地作战经验,但非蒋军嫡系部队。地形对其有利有弊,泰安地形和工事利于固守,但北有泰山、南有徂徕山相隔,不利于其同济南王耀武部、曲阜邱清泉部相互支援,而有利于华野实行分割围歼。

  陈、粟抓住战机,迅速定下围泰(安)打援的决心,于4月20日发起泰蒙战役,以三个纵队围歼泰安之整编第七十二师,以四个纵队歼击可能来援之敌。24日,完成了对泰安的包围。

  粟裕派陈锐霆率特种兵纵队榴弹炮团开赴泰安前线参战,进行实战锻炼。新建不久的榴弹炮团发挥炮兵“战争之神”的作用,大显奇威,在攻打嵩里山制高点的战斗中,积极支援第三纵队作战,很快将守敌一个营全歼。整编第七十二师师长杨文泉兵败被俘后说:“你们有这么多大炮,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你们炮兵火力组织得那么好,步炮协同得这样好,更是我们没有想到的。”

  战斗过程中,杨文泉在危难之时几次乞求救援,邻近泰安的各路蒋军都按兵不动,距泰安仅一日行程的整编第八十五师一直眼睁睁地看着该师被歼灭,而安之若素。

  经过三日激战,华野部队攻克泰安城,全歼整编第七十二师师部和两个旅,生俘中将师长杨文泉,连同南线万余人,取得了沂蒙山区作战的第二个胜利。

  这一段时间,华野行动的主要目的在于调动和迷惑敌人,创造打大歼灭战的良机。除了泰安战役外,华野部队与军还有过几次交手,由于敌军密集靠拢,增援较快又行动谨慎,而几度改变作战计划,放弃出击郯城、新安镇等地,放弃了打击进犯临蒙公路之敌,撤出了对进犯新泰之敌的包围,以及回师鲁中等小的战机,没有打上痛快淋漓的大歼灭战。因此,广大指挥员手心发痒,沉不住气,顺口溜便流传开来:

  什么“陈司令的电报嗒嗒嗒,小兵的脚板嚓嚓嚓”;什么“机动机动,只走不打,老耍龙灯”等,不一而足。

  陈、粟得悉部队这些反映,认为指战员们这种高昂的斗志令人喜爱,但是还要使大家认清这样做的必要性,在实践中进一步加深理解运动战和歼灭战的思想。他们动员说:我们的电报不嗒嗒嗒,你们的脚板不嚓嚓嚓,怎么能调动敌人呢?我们就是要用耍龙灯的战法,把敌人拖得疲惫不堪,造成有利的战机,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。陈、粟指示全军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,把打运动战、打歼灭战的指导思想变成广大指战员的自觉行动。

  为了进一步调动和分散敌人,陈、粟拟以两个纵队南下鲁南,一个纵队南下苏北,威胁敌人后方,吸引敌人回师或分兵,以便择机在运动中歼敌。他们把这个设想上报的第二天,即5月4日,就为起草复电,肯定了他们持重待机的方针,指出:“敌军密集不好打,忍耐待机,处置甚妥。只要有耐心,总有歼敌机会”。过了几天,又电示陈、粟:目前形势,敌方要急,我方并不要急。五六两月你们除以七纵位于滨海外,其余全部似宜集中莱芜、沂水地区休整待机,待敌前进或发生别的变化,然后相机歼敌。第一不要性急,第二不要分兵,只要主力在手,总有歼敌机会。

  根据上述指示,陈、粟遂放弃以第七纵队南下苏北和第一纵队去鲁南的计划;命令已位于新泰以西的第六纵队就近南下至平邑以南地区,不再以牵制敌人为主要任务,不采取主动出击行动,而隐伏于鲁南敌后待命,必要时即可作为一支奇兵使用;主力后退一步,集结于莱芜、新泰、蒙阴以东地区待机。

  面对华野部队平静似水的态势,军队的将领焦急了。陈、粟的“耍龙灯”,诱使军队尾随其后,进行了长达千余公里的“武装大游行”。这样,军不仅抓不住战机,而且削弱了力量,暴露了内部矛盾,搞乱了战略部署,行动接连失误。

  蒋介石原打算赤膊上阵直接指挥,高度集中,速战速决,立竿见影。可是同他的愿望相反,由于在他的内部存在着无法克服的派系矛盾,许多将领为保存实力而避免于华野作战,甚至对异己部队作壁上观,见死不救,因而行动犹疑,进展迟缓。蒋介石为此焦躁不安,严令顾祝同加快“进剿”,限于5月初“打掉陈、粟主力”。

  蒋介石、顾祝同得悉华野主力东移,他们未经激烈战斗便轻而易举地占领了临沂、新泰、莱芜一线,误认为华野“攻势疲惫”,已向淄川、博山、南麻、坦埠、沂水、莒县一线撤退。于是头脑发热,决定“跟踪进剿”,以改“稳扎稳打”的战法为“稳扎猛打”,三个兵团同时向莒县、沂水、悦庄、淄博一线全力推进,企图围歼华野主力于沂蒙山区,或者将其赶过黄河。的喉舌《中央日报》为此狂呼:“雄师北指,气吞沂蒙!”

  这样一来,“稳打”变成“猛打”,“逐步推进”变成了“全线急进”,军队密集靠拢的态势很快发生了变化。有利于华野的战机终于到来了。

  粟裕总结这一段机动作战的经验,指出:这个“战机不是自然地出现的,而是通过我军的指挥得当,广泛机动,诱使敌人因应而动创造出来的”。针对把这一阶段作战行动与孟良崮战役分割开来的观点,进而指出,“这一阶段作战行动是非常必要的,不能同孟良崮战役割裂开来。孟良崮战机的出现,是这一阶段作战行动的结果。创造战机与出现战机是因果关系,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。两军相争,都力争主动,力避被动,以为有利战机是‘守株待兔’可以得来的,那是违背战争指导规律的。”

http://clinsights.com/chuangzaozhanji/11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